【李会计 电/微 137-2869-7627】(微信同号)

     我司长期大量对外开普通增值税,17%专用抵扣,诚信合作,绝对保真,郑重承诺所提供咨询及服务绝对真实可靠,欢迎广大客户前来合作。

                                         


 中国新闻社
首页 新闻大观 中新财经 中新体育 中新影视 中新图片 台湾频道 华人世界 中新专稿 图文专稿 中新出版 中新专著 供稿服务



首页>>新闻大观>>国内新闻>>新闻报道

济南代开票_济南开增值税_济南代开增值税_济南代开专用增值税票


2017-10-24 07:57:32


【李会计 电/微 137ˉ2869ˉ7627】多余17%增值票,普通票.钢铁、柴油、煤炭、石材、五金材料、化工、建筑工程.运输,验后付款。

 济南代开票_济南开增值税_济南代开增值税_济南代开专用增值税票

 

  除了杭州,国内其他城市的共享医疗模式也在不断试水。在广州,医生多点执业政策催生一个共享医生平台,该平台可容纳2000名医生入驻;腾讯企鹅医院宣布正式开业,并已在北京、成都、深圳落地,未来自助化的检验、检测项目将像共享单车一样,放在用户快速触碰到的地方……业内人士认为,共享医疗模式能够降低社会资本办医的投入和运营成本,但仍存在医保体系尚未打通等难题,真正检验这项改革是否成功,还要看百姓是否认可以及质量安全能否得到保障。

  

  

  “Medical Mall”简单来说就是“医疗商场”,也是一家由多个医疗机构“拼”起来的医院。《医学界》品牌顾问、海森医院管理研究院研究员李庆表示,Medical Mall侧重于改善客户体验,重视服务过程中的舒适度,这会让大医院感受到竞争压力,进而提高改善医疗服务的积极性和自觉性。Medical Mall作为市场竞争中的“鲶鱼”,对行业服务水平提升非常有意义。

  “医疗商场”在国际市场上早已存在,上世纪80年代美国建立了第一家医疗商场。到目前为止,在美国、新加坡、日本、新西兰等国家已出现了不少模式,包括“医疗+商业综合体”“医疗+医学研究”“诊所大楼”“医药商城”等。

  据了解,该“医疗商场”不仅有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邵逸夫医院的国际医疗中心,还精选了多家国内知名专科诊所,如张强医生集团思俊外科诊所、唯儿诺儿科、方回春堂中医门诊等,总共13家医疗机构入驻,目前已有10家开始试营业。

  浙江省卫生计生委医政医管处处长俞新乐说,Medical Mall共享模式的初衷是提高医疗资源的利用效率。入驻的医疗机构无需投入重金,有技术、有口碑的医生甚至可以“拎包入住”,大幅降低了社会资本办医的投入和运营成本。

  “我们在杭州布局线下实体机构时遇到了一些困惑,感觉在外面设置一个诊所,资源会比较少,后来到Medical Mall进行考察,他们非常欢迎我们这些品牌专科门诊进驻。”张强医生集团创始人张强,介绍了自己在杭州Medical Mall开诊所的经历。

  当张强医生集团下属思俊外科诊所正式落户Medical Mall时,张强发现在Medical Mall中还聚集了很多熟悉的专科医疗机构。通过引进较为领先的品牌专科医疗机构,Medical Mall实现了在医疗资源上的集聚,对患者形成一定的吸引力,而“购物+医疗”的业态也可以为医疗机构聚集客户资源,在商业基础上,为医疗机构筛选出有消费能力和需求的目标群体。

  “这是一个三赢的过程,对医疗机构来说,商业和医疗的结合可以起到很大的人流集聚作用;对商场来说,医疗资源集聚可以更好地帮助服务客户;对客户来说,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得到优质服务。”唯儿诺儿科首席市场官胡永荣对Medical Mall业态如此评价。

  记者走访了唯儿诺儿科诊所、方回春堂中医诊所等三家医疗机构,温馨舒适的环境、注重私密性和预约制是它们的共同点,与传统公立医院相比,诊疗费用定价较高。唯儿诺儿科诊所经理吴云霞介绍,一天接待三到五位预约客户,挂号费350元,复诊费210元。

  在太学眼科诊所里,《经济参考报》记者看到一位商务人士正在进行眼部熏蒸治疗,独立的诊室整洁而私密,另有一对一的专职护理人员在旁问询记录。正在商场购物的王女士说,期待Medical Mall能解决传统医疗中的“痛点”,比如名医专家一号难求等。

  虽然大多数诊所都陆续试营业,但全程国际健康医疗管理公司董事长毕铃对正式开业的时间比较谨慎,“我们先观察了解市场反馈和运营情况后再做调整,1.0版本的Medical Mall我们想打磨地更精细。”

  毕铃说,从一开始三方股东决定做Medical Mall,就定位中高端医疗服务,与公立医院的服务错位,满足多样化的市场需求,把轻症、慢症、亚健康等健康管理服务放在首位,“Medical Mall希望持续倡导一种更人性化、品质化的医疗服务理念。预约制问诊,一对一的‘健康管家’为客户量身定制体检,提供24小时全生命周期的健康管理服务……”

  

  

  医疗资源的共享,为百姓得到一站式的医疗服务提供了便利选择,降低了社会资本办医的投入和运营成本,但新模式对投资方、监管方、医疗机构和从业者提出了更高要求。业内人士认为,医疗机构有公益属性,即使和资本合作也不能唯商业至上。

  俞新乐用“国内第一个吃螃蟹者”形容Medical Mall在浙江的落地。“浙江省已有上万家社会办医机构,拥有万余名多点执业医生,浓厚的创业创新氛围为医疗行业新业态、新模式的出现营造了良好的风气。”俞新乐说,开设医疗商城并不是为了蹭“共享”热度,浙江确实具备发展共享医疗的现实背景。

  就在浙江省卫计委批复,允许杭州全程健康医疗门诊部为入驻Medical Mall的其他医疗机构提供检验、病理、超声、医学影像等医技科室及药房、手术室等共享服务的同时,腾讯企鹅医院也宣布正式开业,从线上聚拢医生资源到布局线下诊所,企鹅医院在北京、成都、深圳成功落地。“共享”一词同样是它的特点之一,据透露,未来会将可自助化的检验、检测项目做成像共享单车一样,放在用户快速触碰到的地方。

  在浙江,社会办医早已不是新鲜事。2016年,浙江省政府办公厅就已经发布了《关于促进社会办医加快发展的实施意见》,意见明确指出要“发挥市场机制配置医疗资源的作用,优化发展环境,激发市场活力”。

  浙江省卫计委的一份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年底,全省有社会办医疗机构14345家,其中医院693家,床位62766张,占比24.17%,全面门急诊服务人次9884.36万,占比17.74%,出院91.19万,占比10.49%,执业医师有3.89万人,占比23.11%。

  “身处这样的氛围中,管理部门理应在守住医疗安全底线的前提下,为医疗行业的创业创新提供更宽松、更包容的环境。”俞新乐说,正如传统的零售行业需要转型,医疗行业运营模式也面临着转型。

  林辉作为邵逸夫国际医疗中心医疗院长,同时也是邵逸夫医院党政办副主任。在他看来,医疗机构有公益属性,即使和资本合作也不能唯商业至上,否则会成为百姓眼中只为逐利的机构而备受诟病。

  “投资方习惯从商业角度出发,但我们做医院管理,必须有严格的专业判断,出发点是质量和安全,应该和投资方有共同的价值观,他们认同并尊重专业判断是合作的基础。”

  例如,医疗商业广告一般会放大一些好处或者后果,引导病人往费用高、利润大的项目去诊治,而医生遵从医疗规则更多考虑患者是否需要,“这就是由医院深度介入管理运营的好处,能在一定程度上遏制资本的逐利性,相互监督制约。”林辉说。

  此外,邵逸夫国际医疗中心坐诊医生多为邵逸夫医院的全职医生兼职,工资从医院获得;患者需拿处方自行去药店购买药物,医药之间的利益链被切断,这些举措都规范了从业者的治疗行为。

  

  

  浙江省卫计委副主任马伟杭表示,一项改革能够引发如此关注,说明医疗服务的组织方式变革很受社会和百姓关切,医疗服务领域的“共享”探索符合供给侧结构改革的要求。然而,真正检验这项改革是否成功,还要看百姓是否认可,对不同层次的医疗服务是否接收,医生是否愿意在其中执业,质量安全是否能够保障。

  Medical Mall能走多远?创新的医疗模式能否被人们所接受,舆论众说纷纭。大多数人对于独立的医疗机构并不熟悉,因为涉及生命健康,如何建立信任、医保等政策是否完善都是人们所顾虑的问题。同时共享医院设立在繁华地段,如何降低医疗成本也是一个比较大的难题。

  有舆论认为,“共享医疗”目前至少还存在三方面难点亟待解决,一是多点执业政策落地困难;二是医保体系尚未打通,大部分医疗分享活动尚未纳入社会基本医疗保险体系,成为制约其发展的重要因素;三是政策法规亟待完善,现有的管理规定大多按照传统医疗机构的要求设置,在执业类型、资质审批、医疗规范和技术要求等方面,一些规定不适用于“共享医疗”新业态。

  对此,俞新乐认为,任何新生事物都不应该一棒子打死。在守住安全底线的前提下,应多观察实践,发现亮点,解决问题。

  现有的医疗结构以及医院运作模式,经常会暴露各种问题。“共享医院”尽管存在一些门槛,但能够将优质医疗资源整合到一起,同时能以用户为中心提供更好的服务标准。Medical Mall作为共享经济下的产物,具备一些普通医疗机构所没有的优势,并且将会给体制内的医疗机构带来不少触动。

  例如,传统医院应该更加关注患者对医疗服务的体验,淡化压抑、恐惧、拥挤等氛围;无论在哪里执业,医生都必须意识到自身技术和口碑是最重要的;另外,Medical Mall的共享服务模式,能够满足不同层次人群的医疗需求,有助于促进整个医疗市场的优胜劣汰、提升社会办医层次水平。

  “Medical Mall会对传统医院有触动,但不会对当前的医院体系格局产生冲击,五到十年内,它依然是公立三甲大医院的补充形式。”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邵逸夫医院院长蔡秀军认为。

  而社会公众对Medical Mall的关注点多数集中于医疗安全领域。“关键是一旦出了事故,谁负责的问题。这样的医院成本低,效率高,但管理较难。”网民“调皮的猴子5610”说。

  医疗资源的共享,为医疗机构提供了便利,为百姓得到一站式的医疗服务提供了另一种选择,但新的管理模式对事中事后的监管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作为杭州Medical Mall的直接管理部门,杭州市江干区卫计局局长李红表示,医疗安全底线要求行业自律和部门监管相结合,加强事中事后监管机制,既要求Medical Mall与其他各医疗机构签订协议,明确医疗安全、医疗质量等相关的责、权、利;同时牵头成立由各医疗机构成员组成的质量管理委员会,促进形成各医疗机构间彼此独立、又相互统一的协同发展关系,让共享的医疗资源更有安全保障。

  目前杭州Medical Mall的规模并不大,每个医疗机构都有高品质管理团队,但整个Mall的运营效率则主要取决于全程国际健康医疗管理公司的管理水平。

  “其实传统公立医院各科室也利用了共享的方式,但独立医疗机构没有政策许可,我们关注的重点在于这些资源是否可共享,风险是否可以把控。”毕铃说,“Medical Mall引入邵逸夫医院进行深度合作,运用三甲医院的管理经验,形成一套质量管控、安全把控和具有约束力的检查机制,尽可能降低风险。”

  对于Medical Mall下一步的发展计划,蔡秀军表示,这并不会成为一家公立三甲医院的重要发展方向,但这种形式具有复制推广的可能性,未来能够做成全国范围内的连锁店,因为它符合现代人的生活方式,有一定的市场基础。

  毕铃也认为,复制推广并不是当前的关注点,目前要把更多精力放在提高知名度和质量把控能力上,“我们的定位是做好平台,这是零售服务业的优势,并不会跨界太远,而是让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情,让平台更有内容和附加值。”

责任编辑:刘光博

 

济南代开票_济南开增值税_济南代开增值税_济南代开专用增值税票


新闻大观| 中新财经| 中新体育 中新影视| 中新图片| 台湾频道| 华人世界| 中新专稿| 图文专稿| 中新出版| 中新专著| 供稿服务| 联系我们

分类新闻查询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各地排名:238@294@7021